參演兩部熱映新片 李九霄:每個角色都像升級打怪
2020年11月17日 09:10  來源:新京報  宋體

電影《八佰》中飾演上海小混混“刀子”。

  “管虎導演的戲,戰爭題材”,李九霄只知道這兩點就進了電影《金剛川》劇組。

  出于此前與管虎導演合作的默契及信任,雖然李九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角色是什么,但管虎一喊,他立馬就到,“今年上半年因為疫情,在家里摩拳擦掌很久了!

  李九霄在電影《金剛川》里飾演志愿軍戰士劉浩,是主演里少有的90后,大多數觀眾對他的了解來自2016年上映的電影《火鍋英雄》中的“八戒”,去年暑期檔上映的電影《送我上青云》中的“毛毳”,以及今年熱映的《八佰》中的“刀子”。

  《金剛川》,制作周期短、任務重,拍攝之前業內都認為這部電影難以完成,李九霄從始至終都認定它一定會成功:“拍攝時,我始終有著一個信念——這就是在打仗,我就是劉浩。為什么能成,是因為這個團隊的人都有一個‘一定要完成’的信念,要把它做到極致。我相信真正打仗時也是這樣,隊伍里不可能有誰一上來就說搞不定!

  1 最難的是回到那個年代

  在《金剛川》的三位導演之一路陽看來,劉浩是樸實的,同時又具有多重性。他年紀不大,經歷了不少生死,看慣了戰場,本已很成熟,卻又有少年意氣風發的心性,想找到合適的演員不容易。但李九霄完成得很好,“他會用四川涼山方言來表演,有時甚至會忘記自己是一個演員,能把氛圍襯托得真實舒服!

  劉浩的動機很純粹,他心里一直記著死去戰友們的遺愿,渴望沖向前線殺敵,為的只是要告訴那些逝去的戰士“我們勝利了”。

  從沒演過軍人的李九霄,把自己歸零,進行魔鬼軍訓,練隊列、練軍姿,比如一直跟著他的那把波波沙沖鋒槍,怎么握槍、發射、換彈夾,都要練,還要在短時間內達到一定專業水平。除此之外,要掌握志愿軍部隊里的特有手勢、臥姿、蹲姿以及如何匍匐前進、在草叢里埋伏隱蔽等。

  但最難的是,作為當代青年如何讓自己回到那個年代,讓自己也讓觀眾相信那些“最可愛的人”的故事。李九霄為此找了很多抗美援朝英雄的事跡,他希望當代青年能夠用心體驗那個年代英雄們的精神。

  2 每天的拍攝都是在“偷師”

  劉浩的高光時刻在金剛橋上,他一直想過橋去完成任務,拿到勛章祭奠逝去的戰友,但他發現無論怎么焦急地想去對岸,這座橋總會被敵軍炸垮。

  李九霄說,導演給了這個角色兩個字,就是癲狂。當延時炸彈爆炸后,他滿世界找連長高福來(鄧超飾),看到的卻是已經被炸掉了半個身子的戰友。他明白戰爭不僅只有勝利,更多的是犧牲、殘酷的一面!拔移鸪跻惨恢痹谙胱约簯撌裁礌顟B,后來拍攝時更多的是去感受現場,看著鄧超老師的眼神,我從內心能感受到那種崩潰,整場戲下來嗓子快喊啞了!

  作為組里的青年演員,李九霄把每一天的拍攝都看做是“偷師”。張譯曾跟他說,“拍戲,天賦是一部分,勤奮和努力,去琢磨、去鉆研是更重要的一部分”,“張譯總是拿出自己僅有的一點兒休息時間,幫我更好地塑造角色。他告訴我如何在望遠鏡擋住眼睛的情況下表現心理活動與情緒,有著急、有興奮、有堅毅,我以前怎么也想象不到一個望遠鏡能有那么多‘戲’和情感表達,真是長見識了”。

電影《金剛川》中飾演志愿軍戰士劉浩。

  3 《八佰》不化妝差點成遺憾

  “其實我跟管虎導演合作了三部電影,還有一部沒上!崩罹畔鲇浀玫谝淮我姽芑r,“很多人看我的外形,都會覺得我是那種很硬的,脾氣會很暴的形象。但管虎導演第一次見我,就說他能看到我內心柔軟的一面!蓖ㄟ^后來的合作,李九霄越發敬佩管虎導演的審美,“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男人身上的帥和酷!

  很多人都對電影《八佰》中的“刀子”印象深刻,尤其是他自告奮勇獨自沖橋的片段。李九霄說,這要歸功于導演管虎和攝影指導曹郁!啊蹲印陌l型、著裝都是導演定的,這就是他的審美,而且沖上橋的那段戲是曹郁老師親自掌機拍攝,才把我拍得那么帥!

  當然李九霄也有遺憾,比如電影《八佰》里,他曾遺憾自己沒化妝,其實不化妝也是李九霄自己要求的,他說他就喜歡不化妝的自己,但后來又對此有些擔心。影片上映后,李九霄覺得這恰好是“刀子”與眾不同的地方!拔移鋵嵅粫ハ牒苌顚哟蔚,例如現在自己的表演處于什么樣的層次,但至少創作是快樂的,一遇到好角色,我都竭盡全力地去付出,拍完,很酷,就行了!

  三十而立算是“立”住了

  第一次見到李九霄是五年前,那時他在電影《火鍋英雄》中飾演四個劫匪中的一員——八戒,搶劫時會戴著豬八戒的面具。當時的李九霄留著一頭長發,不說話的時候很酷,喜歡時不時地捋捋自己的頭發。

  1990年,李九霄出生于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區,父親是文工團的編舞老師,母親是舞蹈演員。五歲那年,李九霄隨家人定居北京,母親為了照顧他,做了一名全職媽媽。彼時聊起過他年少時不羈的過往,也聊起過母親因此為他成長流過的汗水和眼淚。

  五年后,李九霄參演的《八佰》《金剛川》先后上映,也恰逢他三十歲。母親看過電影后說,第一次覺得兒子手里的飯碗“捧”穩了,“她說,你這三十而立,算是真‘立’住了!

  “對我來說,沒有大角色、小角色或者正派、反派。我覺得演員和角色之間就像是談戀愛?赡芫褪且灰婄娗,你遇到一個人,覺得‘哇,他好吸引我!’但是哪吸引,怎么吸引,自己也說不清。我遇到吸引我的角色,就是這種感覺!

  從畢業到如今,最艱難的時期對他而言早已過去,那個時候兩年都沒戲拍!痘疱佊⑿邸飞嫌澈,至少這五年來他一直都在拍戲。他很少去規劃什么,他覺得什么東西定死了就變得沒意思了,“而且計劃有什么用呢?現在的變化太快了,走一步看一步!彼稳葑约旱拿恳粋角色就像升級打怪,“打一個怪物,才能升級,一部戲就是一個怪物!彼矎膩聿桓鷦e人比,“每天都要拍戲,也沒有那個時間去比!

  就連他標志性的長發是什么時候剪短的,都沒特別留意過,“我的頭發肯定都是跟著角色走的,我從來沒刻意去想過這件事!

  至于今年算不算是他事業迎來轉機的一年,李九霄笑笑:“是不是轉機,也不是我能決定的,如果有轉機,我就迎接轉機,如果沒有,我就繼續拍戲!

 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周慧曉婉

編輯:李奧迪
国标麻将手机在哪儿玩 鸿源国际娱乐平台 vr赛车游戏啥感觉 足彩半全场怎么看 竟彩足球比分2串1推荐 狗狗币历史最低价格 神龙娱乐平台有假 云贵川22选5开奖数据 重庆欢乐生肖停了吗 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 刮刮乐包一本划算吗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 雪缘园nβa比分直播 游戏币好卖的捕鱼平台 南昌麻将安卓 双色球胆码预测公式 p3开机号码查询